格瑞拓动力股份有限公司-凯发88

白鹤滩水电站:让“中国制造”烙上湖北印迹

2021-11-02 17:20来源:转载人民网湖北频道




宏伟壮观的白鹤滩大坝泄洪现场



《志远读城》:就在75届联合国大会上,中国庄重宣布:二氧化碳排放力争于2030年前达到峰值,争取2060年前实现碳中和。故而,作为清洁能源的水力发电,备受关注。眼下,中国在大型水电站建设上遥遥领先。即将完工并投产发电的金沙江白鹤滩水电站,是目前世界在建的最大水电站,当之无愧的“国之重器”。鲜为人知的是:“湖北元素”所起的作用举足轻重。


令人自豪的“国之重器”


在白鹤滩之前,全世界还从未有过百万千瓦级别的水轮发电机组。连三峡大坝发电所使用的,也仅仅是70万千瓦的水轮发电机。与白鹤滩巨型机组最接近的,是2015年底全面动工,目前已经进入投产发电的金沙江乌东德水电站所安装的85万千瓦级别的机组。


白鹤滩水电站作为世界最大的在建水电工程,可以比肩中国高铁,讲述了另一个体现“中国制造”崛起的故事。



蓄水之后的金沙江库区风景秀丽


凌晨的白鹤滩水电大坝


这个故事的源头在湖北。


当初,建设长江三峡工程时,需要32台70万千瓦水轮发电机。但是,国内当时的制造能力,仅能制造出30万千瓦级别水轮发电机。


在这种情况下,我国从法国的阿尔斯通等引进大功率水轮发电机。其后,在三峡集团牵头下,整合全国科研力量和制造力量,不仅实现了70万千瓦级别的巨型水轮发电机全部国产化,而且接连推出了77万千瓦、80万千瓦,85万千瓦级别水轮发电机,直到研制出100万千瓦巨型水轮发电机,连连刷新世界纪录。


随着三峡水电工程的巨大成功获得越来越多的认可,成为世界最好的水电站建设品牌,以三峡集团为龙头的水电站建设“中国制造”,开始在全国乃至全球攻城略地。


以金沙江流域来说,三千多公里长的金沙江上,修建了四座大型水电站:包括最上游装有12台85万千瓦水轮发电机的乌东德水电站;第二级,也就是我们此次深度探访的白鹤滩水电站;第三级,是装有18台77万千瓦水轮发电机的溪洛渡水电站;最下游的,则是装有8台80万千瓦水轮发电机的向家坝水电站。它们全部由三峡集团负责建设。


当今世界,三峡集团作为水电工程“巨无霸”,仅在白鹤滩水电站,就接连创下六项世界纪录,包括:在全球首次使用百万千瓦级水轮发电机组;建成世界规模最大的地下洞室群;建成世界规模最大的无压泄洪洞群;建成世界最大规模的圆筒式尾水调压室;拥有世界最高的300米级高拱坝抗震指标;世界上首次在300米级高拱坝中全部采用低热水泥混凝土。


不仅如此,三峡集团的水电建设军团还大力“走出去”,目前在全球超过40多个国家保有项目。三峡集团海外重点市场包括:新能源产业发达的欧美市场、河流水电资源富集的拉美非洲市场、具备电力互联互通条件的周边国家。


如今,凭借世界级大型水利电力工程建设中的“三峡品牌”,湖北元素妥妥在日益崛起的“中国制造”上,再度打下自己的烙印。



白鹤滩大坝上的人造彩虹



已经投产发电的14号机组,8000吨庞然大物在脚下高速运转,人站在上面却异常平稳


白鹤滩里的“湖北味”


2020年5月,三峡集团董事长雷鸣山公开说,“三峡集团是生于湖北、长于湖北的企业,湖北省、武汉市是我们的家乡。”

白鹤滩水电站的业务骨干,大部分是从葛洲坝,三峡大坝工程大战之后转战到此地的。他们中,有很多“葛二代”,甚至“葛三代”。

进入白鹤滩水电站的心脏——那深埋在大山肚子里的发电车间探访时,笔者见到了为数众多,在此忘我奋斗的湖北人。


白鹤滩水电站右侧主厂房


他们中的代表之一,是来自宜昌的起重机装卸操作工梅琳。这位中年女子,是葛洲坝机电公司白鹤滩机电项目部推荐我们要采访的人。因为出色的起重机操作技艺,梅琳被各方誉为“大国工匠”的典型。


她的绝活包括:在三十米的高空,在视线范围之外,仅用两次到三次的尝试,就能将一枚水杯大小的销钉,准确地套入销钉孔中。而10枚销钉,就可将重达2000吨的庞然大物,牢牢固定住。



大国工匠梅琳正在工作中


梅琳的另一个绝活,是操作吊车,将2300吨重的发电机转子,准确无误地安装到发电机定子中间。安装好之后,转子与同样重达数千吨的定子间的孔隙,不超过43毫米。转子运转起来之后,摆动的幅度不超过0.1毫米。


在这之前,梅琳在三峡水电站挑战过吊装1500吨的发电机转子,到溪洛渡水电站,她挑战了吊装1800吨的发电机转子。

每次,梅琳都在挑战自己的极限。而这极限,同时也是世界水电工程安装史上的极限。


白鹤滩电站的收尾工程现场


正是因为梅琳这样的“大国工匠”的存在,百万千瓦级别的巨型水轮发电机才能得以顺利安装,顺利发电。


在白鹤滩水电站,有数千个梅琳这样的湖北籍员工,作为新一代大国工匠,他们一方面将“湖北制造”的经验带向全国,带向世界;另一方面,用自己的青春抒写着世界水电史上最辉煌的奇迹。


更欣喜地是,很多80后,90后湖北籍年轻水电人,也在这样世界级工程建设中快速成长,走上骨干岗位。


服务“国之重器”的湖北产业链


除了湖北籍的诸多“大国工匠”,湖北对白鹤滩水电站这样世界级水电工程的贡献,还体现在湖北企业的巨大贡献。


在建设三峡工程的过程中,一大批湖北本地企业也跟着成长,并形成一条较为完整的为世界级大型水利水电工程配套的融合产业链。


白鹤滩水电站因为全坝使用低热水泥,而创下一项世界第一。这里面,湖北企业华新水泥功不可没。华新为白鹤滩提供一半低热水泥,价值接近10亿元。


巨型大坝的大体积混凝土往往会因为浇筑过程中的水泥发热产生热胀冷缩,而导致坝体出现裂缝。白鹤滩大坝通过全坝应用低热水泥,配合严格的温控工艺,从2017年4月开始大坝第一仓浇筑,到今年5月31日大坝全线浇筑到顶,全坝800多万立方米的混凝土没有出现一条温度裂缝,建成真正的无缝大坝,解决了这一世界性难题。



气势如虹


这样的湖北企业,不仅仅只有华新水泥。白鹤滩工程建设部党群工作部的廖望阶在初步梳理后,提供了一份为白鹤滩百万千瓦机组机电设备做出贡献的鄂企名单:


宜昌利民电建工程公司,提供风管系统;长江三峡能事达电气公司,提供辅助控制系统设备等;盛隆电气集团,提供0.4kv开关柜及其附属设备;武汉中元华电科技股份,提供故障录播系统设备;武汉市泛科变电检修设备制造公司,提供发电机定子耐压试验设备;武汉任督科技,提供区域调度交换系统设备;武汉乔亚机电技术公司,提供油系统设备;格瑞拓动力股份,提供低压压缩空气系统设备等。


如果从整个白鹤滩水电工程来看,这份名单,还将列得更长

就这样,一个根在湖北,蜚声世界的“中国制造”品牌,徐徐展开它的故事:它既波澜壮阔,也细致入微;它既铁汉铮铮,也柔情似水;它既扎根过去,也面向未来……抒写着大国崛起征途中的一个个精彩瞬间。(图/文 吴志远)


(责编:张隽、荣先明)